科技-DELIYE.SUDAXIN.COM域名出售

给工业机器人“体检”“看病”

2023-09-19 00:00:0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如今,工业机器人在越来越多的生产领域中得到应用,催生了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这一新职业。他们主要负责工业机器人调试、维修等工作。形象来说,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就是为工业机器人“体检”“看病”的大夫。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如何工作?和传统的维修师傅有什么不同?

“体检大夫”

工业机器人长什么样子?是否和科幻电影中的人型机器人一样?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日前走进位于浙江省慈溪市的宁波慈星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是一家智能针织设备供应商。生产车间的景象和想象的大为不同:并没有三头六臂的机械,只有一台台像落地打印机的设备。

“可别小瞧这些设备,”一名工作人员看出了记者的疑惑,“输入相应指令,它们便可以自动把纱线编织成不同的布,是当之无愧的工业机器人。”只见他在操纵面板上熟练操作,机器顶上缠绕的纱线被“吸”进去,伴随着“沙沙”的声音,布料从机器中“吐”出来。

“工业机器人不局限于一种形态。”宁波慈星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立军对记者说,“是不是工业机器人主要看是否实现了软硬件结合、能否自主完成相应指令。”

在生产车间,记者见到了正在调试设备的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屠旭东。屠旭东是“95后”,戴一副黑框眼镜,穿一身工服,脸庞还有些稚嫩,却老练地在不同设备之间来回穿梭,时而在设备屏幕上操作,时而打开机器检查。

“我们每一台工业机器人出厂前都要进行调试,主要测试软件和硬件的兼容性,类似‘全身体检’,”屠旭东说,“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就是‘体检大夫’。”

即使经过调试后出厂的工业机器人,在运行中有时也会出现故障,影响正常生产。“这时需要我们及时排除故障。”屠旭东说,“相当于给工业机器人‘看病’。”

正说着,一台机器突然发出“滴滴”的报错声。屠旭东一个箭步上前,暂停了机器运行,只见他在屏幕上娴熟地输入指令,不一会儿,机器恢复了正常运转。“和传统的机器故障不同,我们的工业机器人报错大部分因为软硬件不兼容,好比大脑无法控制身体,只需要在软件层面修复。”屠旭东说。

自学编程

2017年,屠旭东从浙江科技学院毕业,专业是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本科毕业生进了工厂,会不会觉得屈才?“应聘时,感觉工作和我专业对口,当时并没有想太多。”他说。

一开始,屠旭东被分配到装配车间,和普通工人一样在流水线上工作,负责组装零件。我一个大学生,难道连最基础的工作都做不好?屠旭东不服气,可真正来到装配车间后他却傻了眼:各种零件纷繁复杂,工友们都在有条不紊地工作,自己却不知道从何下手。

工友们也没拿这个新来的大学生当外人,手把手带他。几个月的时间里,屠旭东在不同的流水线上学习,这段经历让他受益匪浅。“之前在课堂上学习的都是大而全的理论知识,只有在工厂里亲自上手,才能把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他说。

几个月后,屠旭东回到调试车间。“在装配车间工作,我了解到一台编织工业机器人的构造,在调试车间主要负责将不同零件捏合起来,实现‘化零为整’。”他说。由于没有相应的证书,屠旭东一开始协助一名老师傅工作。

跟着师傅学习了一段时间,虽然出过错,但屠旭东进步飞快,觉得自己羽翼已经丰满。然而有一次,一个设备突然报错,师傅又不在,屠旭东只能独自处理。这次故障比较特殊,各种办法都试了还是不行。屠旭东急得直冒汗,一旦故障无法修复,就是几十万元的损失!幸好,其他人及时赶到,在大家共同努力下完成了修复。

让各个零件协同运行,软件带动是关键。为此,屠旭东在工作之余还自学了编程知识。“现在工业设备朝着数字化、智能化方向发展,仅凭学校里学的知识并不足以应对,必须与时俱进,不断学习。”他说。

2022年,经慈溪市人社局批准,宁波慈星组织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资格认证考试。考试内容主要为实操,通过后便能“持证上岗”,独立开展工作,屠旭东报了名。由于此前积累了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知识,最终顺利通过。

行行出状元

依照《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2020年版)》(以下简称《标准》),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被分为四级/中级工、三级/高级工、二级/技师、一级/高级技师四个等级。级别越高,工作年限及学时要求就越高,甚至连理论考试的时间也越长。

《标准》对各级别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的技能要求和相关知识要求依次递进,高级别涵盖低级别。举例来说,在“工业机器人本体检查”的工作内容中,四级/中级工的技能要求为“能检查工业机器人本体外观”“能使用扭矩扳手等工具检查工业机器人本体安装位置和禁固状态”,二级/技师为“能对工业机器人本体检查与诊断结果进行评估”“能对工业机器人本体检查与诊断方案提出建议”。

“我们建立了比较完善的评价机制和上升渠道。”宁波慈星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主管李红丽说,“目前有67名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其中有8名二级/技师,59名四级/中级工。”

完善的评价机制、上升渠道及一系列荣誉称号,鼓励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进厂工作,在工厂中实现人生价值。1989年出生的魏红星,被评为“2022年度浙江省青年工匠”;年长一些的孙平范,已获得“2020年度创新创业人才”“2021年度纺织行业年度创新人物”等称号;“技术大拿”李立军长期从事高端针织装备、数字化工厂等技术和产业化项目的研究开发工作,作为项目主要完成人,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三项。

获得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资格后,屠旭东待遇提高了不少。尽管目前还是四级/中级工,但屠旭东干劲十足。“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想继续扎根这个领域,向优秀的前辈看齐,不断学习,持续进步,申报更高的职业等级,争取早日成为大国工匠。”他说。(赵昊)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3年09月19日 第12版)